苹果期货暴涨背后:一场有争议的“价格发现”

2018-5-24 15:34:50点击:


如果你留意到最近的商品期货市场,一定会被疯狂的苹果期货震撼。这个去年底刚上市的新品种价格一路狂飙,正在成为市场热钱的新宠和口水的焦点。一场是非曲直的“价格发现”,已经将苹果期货推至舆论的浪峰。

成交持仓比飙到10倍

苹果期货刚刚经历了震惊投资市场的疯狂一周。

5月14日,苹果主力合约1810期货价格上涨4.23%,尾盘封板,收于8486元。5月15日下午收盘,主力合约价收报8994元,扩板后当日涨幅达到7.89%,成交量也大幅攀升。5月16日,主力合约价格回调1.02%,但成交爆出天量,突破400万手。5月17日至18日,期货价格重现上涨势头,最终收盘价定格在9149元新高。

  纵观整个苹果期货市场,量价飙升的变化更为热辣火爆。数据显示,苹果指数上周涨幅高达13.58%,全市场成交量达创纪录的2424.1万手,苹果期货已经成为不折不扣的“金苹果”。

回望去年,12月22日,苹果期货——全球首个鲜果期货品种波澜不惊地在郑州商品交易所挂牌上市。这个新产品仅在2月时出现价格波动,一度引起关注,此外上市初期总体运行平稳,成交量变化不大。

但从今年4月起,苹果期货开始小幅攀升,每天一个新价格。短短一个半月,涨幅竟然超过40%。

进一步数据分析显示,苹果期货市场目前已经出现失控的苗头。

苹果期货5月18日成交量达494.8万手、持仓量75.3万手,按反映市场投机活跃度的“成交持仓比”计算,竟然超过6倍,远高于监管部门的要求标准。在5月15日,“成交持仓比”甚至一度超过10倍。

“这种持仓比甚至比2016年疯狂的黑色系期货还要夸张,螺纹钢最火爆的时候,成交持仓比也就在7倍左右。”有期货业人士感慨道。

投机的偶然和必然

苹果期货近期的量价暴涨,其背后原因很多。

有些因素属于偶然:西北产区几十年一遇的倒春寒灾害,使今年的新季苹果面临减产。但有些则是必然:苹果期货交割检验标准与现货理解有较大偏差,而且初期上市交易成本设置偏低,吸引不少投机资金等等。这些偶然和必然的原因,共同造就了苹果期货充满争议的“价格发现”。

“今年倒春寒影响程度超出预期,目前看坐果情况非常不好。在苹果减产的同时,产区优果率肯定会下降,而期货交割集中在一级苹果,可交割量会受到很大影响。已经有七八个调研团对苹果产区进行了调研,受灾情况现在看比较肯定。” 中信期货分析师白糖、苹果研究员高旺向记者表示。

高旺认为,苹果减产炒作还会持续。“现在离今年新苹果上市还有5个月,期间如果再遇到一些天气因素,市场炒作还可能加剧;而且今年的倒春寒使优果率下降,增加了仓单成本。”高旺说。

除了灾害天气的因素,苹果期货价格剧烈波动的深层次原因,是市场对苹果期货规则普遍理解不够,无论期货界人士还是苹果现货商都对其交割标准存在很大误解。

“今年2月苹果期货突然下跌,而且跌幅较大,当时有些现货商认为,价格相对便宜的山西‘纸加膜苹果’也可以用于交割,于是在期货上大量抛空。但此后发现这些‘纸加膜苹果’的仓单注册困难,再加上突如其来的倒春寒诱发减产预期,苹果期货价格转而快速上涨。”一位现货企业人士称。

“当前苹果期货交割环节没有完全理顺。”一位期货公司高管分析称,“这导致期货和产业价格存在一定矛盾,结果是注册仓单数量严重不足。一个这么大的品种现在只有几张仓单,资金肯定会追逐这个热点。”

交易所调控频频加码

为防范苹果期货的市场风险,郑商所近日连续出台了多项调控措施,就连双休日也有新政。

5月19日,郑商所发布《关于调整苹果期货相关合约手续费标准的通知》,宣布自2018 年5月22日起,苹果期货1807合约、1810合约、1811合约、1812合约、1901合约、1903合约、1905合约日内平今仓交易手续费调整为20元/手。这已是10个交易日内交易所就苹果期货推出的第四项调控措施。

5月18日,郑商所宣布自2018年5月23日结算时起,苹果期货1807合约交易保证金标准调整为15%。

“提高1807合约交易保证金更多还是从单个合约的市场资金风险来考虑,对市场整体影响有限。但平今仓交易手续费提高到20元/手预计将让苹果期货市场交易量出现明显下降。”某期货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

时间再往前推,5月16日下午,郑商所发布《风险提示函》称,近期影响苹果市场的不确定性因素较多,价格波动较大,请各会员单位切实加强投资者教育和风险防范工作,提醒投资者谨慎运作,理性投资。同日,郑商所还宣布自2018年5月17日起,将苹果期货全部合约日内平今仓交易手续费调整为3元/手。  

此外,早在5月11日,郑州商品交易所就曾发布通知,自2018年5月16日结算时起,将苹果期货1807合约交易保证金标准上调至10%。

对于交易所的连续调控,业内人士表示,苹果期货的交易热潮将出现降温,连续调控力度加大,有助于市场交易者保持冷静,避免市场投机过度。

      失衡的市场:“绝大部分是投机客”

价格大涨50%、成交量激增10倍,“烫手”的苹果期货市场究竟在发生什么?近日,证券时报记者进行了多方调查采访,希望揭示苹果期货背后的参与者构成情况。

调查结果显示,目前苹果期货市场投机客占比惊人,其中又以个人投机盘为主。产业客户多数仍在观望和准备,参与度很低。从交易者结构和类型看,市场多空力量有待进一步平衡。

投机资金占多数

“绝大部分都是投机客户。”记者实地调研了8家大型期货公司总部及营业部,对方负责人给出的答复基本雷同。

一家苹果期货持仓排名靠前的券商系期货公司客户负责人向记者表示,该公司目前参与苹果期货的大多数是个人投机盘,一些有经验的个人大户看到市场对上涨机会形成共识后,开始大量参与。

“这次爆炒苹果期货借助了天气、交易环节不明确等种种因素,投机客认为是非常好的题材,当市场有了赚钱效应,跟风盘大量涌入。”上海某期货公司市场部负责人认为。据他分析,目前苹果期货里的投机客主要有两类人:一种是以前投机属性非常强的游资、牛散;另一种是跟风资金。“从我们公司看,个人投机为主,专业机构参与量其实很小,因为新品种的历史数据太少。”

郑商所5月18日盘后数据显示,苹果期货多空前20名中,期货公司席位整体继续增持。永安期货、海通期货和东航期货排名多头持仓榜前三甲;空头方面,海通期货、中信期货和永安期货排名靠前。

某期货公司北方营业部负责人介绍说,其公司苹果期货客户全是投机户,做多、做空都有。从他了解的情况看,除个人投机客户,市场中也有一些机构参与。苹果期货交易成本比较低,很多投机资金也借势炒作。

一家以CTA策略为主的私募向记者表示,该公司最近已经在程序中加入了苹果期货模块。“根据我们的交易策略,苹果期货的流动性达到了我们选择品种的标准。但该策略还没有出现开仓信号,有信号我们就会买入。”

值得注意的是,苹果期货要求单个账户一般月份合约持仓限额为500手,因此机构想要大规模参与也相对困难。

产业客户仍在观望

投机客户热情洋溢的另一面,是苹果产业客户仍然在冷静地观望和准备。

“现在的市场结构确实有问题,种苹果、卖苹果的人没有进入这个市场。为开发产业客户,我们现在做了很多工作,包括对一些种苹果的大户、合作社和贸易加工企业进行宣传普及苹果期货交易,但这些产业客户尚在准备中,大部分没有进来。”上述期货公司北方营业部负责人表示。

记者从苹果产区了解的情况也显示,目前苹果贸易商、合作社等产业客户基本没有参与期货。对10月合约,贸易商手上没有库存,因此也没有套保需求。有些企业即使参与,资金量也非常少。

在调查另一家北方期货公司时,记者发现了类似的问题。“很多苹果产业客户对期货一窍不通,需要慢慢培养他们的‘期货意识’。今年苹果主产区受灾严重,资金有很强的炒作意愿,目前又是青黄不接的阶段。苹果期货价格的波动可能给产业客户非常好的套保机会,甚至会出现千载难逢的机遇。”该公司业务负责人称。

据了解,苹果季产年销,价格具有农产品普遍的季节性特点且波幅较大,2010~2016年间,苹果年均价格波动幅度为125%,最大达到196%。单从价格波动看,产业客户存在风险管理需求,只是现阶段还没有这样的套期保值意识。

  另有机构人士指出,目前苹果期货对套保客户持仓限额仅有10手,这对产业大客户属于杯水车薪,某种程度上也会限制产业客户的参与热情。

多头大幅获利

2月底以来,苹果期货累计涨幅超过50%,按10%的期货保证金比例计算,做多苹果的资金盈利接近5倍。

多头资金在本轮苹果期货狂飙中大幅获利,其中不乏一些期货老手的身影。 

有传言称,知名期货投资人傅海棠投资亿元做多苹果期货,收益颇丰。傅海棠堪称期货圈传奇人物,他从2000年开始做期货,仅用17年的时间便通过期货市场实现了财富自由。曾因为看准棉花牛市,在2010年一战成名;2016年,他抓住机会投机黑色系期货,用近2000万元做到了10亿元身家。傅海棠早先在公开会议上提出,看多苹果期货价格到10000元以上。记者尝试联系傅海棠,但并未得到回复。

“我们营业部做多的都挣钱了,这几天很多客户过来要求做苹果调研。”某期货公司华东营业部负责人表示。

广州地区的一家私募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在半年前就建立了AP1805苹果期货的多头仓位,且在这轮行情中不断卖出,兑现了利润,他认为AP1805就是天然的做多品种。这位私募负责人表示,由于苹果期货合约是去年12月22日才刚刚上市的新品种,很多人忽略了交割操作方面存在的风险,而这也是本轮苹果疯狂的核心逻辑。

成长的烦恼

5月以来,苹果期货的火爆令人咋舌,惊人的赚钱效应使得各方资金争相涌入,成交量迭创新高,单个品种成交额一度占整个国内商品期货市场的25%。

如此活跃的市场,对于刚刚完成首次交割、尚处发展初期的新品种来说实属不易。从这个角度看,苹果期货非常成功。

但我们深入调研发现,苹果期货火爆的背后开始露出不少问题和矛盾:一方面,反映投机程度的市场“成交持仓比”超过10倍,个人投机客户大量参与;另一方面,苹果期货希望服务的实体经济对象——产业客户鲜有入市;此外,由于期货交割检验标准与市场参与者的理解之间出现偏离,交割风险凸显。

与成交量和赚钱效应相比,这些问题显然更为重要。因为它们关乎苹果期货的价格指引,更关乎市场建设的使命和初心——期货市场的发展要以服务实体经济为宗旨,更何况苹果期货还承载着扶贫和服务三农的重要使命。

有业内人士表示,苹果可交割品缺乏统计数据,每季度可交割产品有差异,且价格和品质变化较大,经销商很难为了期货交割而只收80毫米的红富士,这也是导致合格交割品筹集过程面临成本高企的原因之一。此外,苹果期货设立初衷是服务实体经济,为广大果农服务,用市场价格指导种植和销售,尽可能规避市场风险,但我国果农普遍生产规模太小,年龄结构偏大,知识老化,亟需加强期货基础知识的普及教育工作。

对于每一位市场建设者来说,静下心思考,落实每个环节的具体工作,扫清影响市场功能发挥的障碍和问题是当务之急。在记者看来,目前苹果期货市场已出现过热的苗头,首先应该适当降低市场投机热度,让参与各方适时冷静下来。

其次,大力推动苹果现货产业客户入市,加强投资者教育,引导和提高现货行业对期货的认识,以此完善投资者结构、平衡市场。并以苹果期货为基础,发展更多“保险+期货”等项目,让果农和现货产业从期货市场发展中真正受益。

最为关键的是,应当进一步打通期货和现货市场,解决和完善现有苹果期货交割环节中各方集中反映的问题。通过微调交割检验标准,使得苹果期货相对严格的交割检验标准,与市场现实之间做到更好匹配。

当然,任何一个期货品种的发展都不会一蹴而就,我们应该理性看待苹果期货上市初期遭遇的成长烦恼。作为全球首个鲜果期货品种,苹果期货意义非凡。谨记使命、不忘初心,相信通过各方共同努力,苹果期货最终将成为苹果产业的新航标。

期待“保险+期货”显效

作为上市不足半年的新品种,苹果期货市场的产业客户参与度仍然很低,但通过“保险+期货”的模式,已经进行了不少服务实体经济和服务三农的探索。

自苹果期货上市以来,华信期货已率先在我国苹果产区陕西宜君县、延长县和甘肃秦安县接连完成三个苹果“保险+期货”项目,其中陕西宜君县的苹果价格险项目为全国首单,甘肃秦安县的项目为该省首单。

在上述项目中,华信期货合计补贴19万余元保费,共为52户贫困农户生产的74.4万斤苹果规避了约40万元的价格下跌风险。

“陕西宜君苹果‘保险+期货’项目是国内利用金融衍生品市场帮助苹果种植者规避价格风险的首次尝试。‘保险+期货’是一种整合金融资源,发挥期货功能,服务实体经济特别是服务‘三农’的新型业务模式,具有较强的可持续性与可复制性,可以实现精准扶贫。”上海华信物产有限责任公司衍生品部总经理马永波表示。

据介绍,三个苹果“保险+期货”项目均灵活选择了期权产品,分别采用“美式+触碰式”、“亚式+触碰式”等期权条款,以保障不同价格路径下赔付效果最优化。其中,在触碰条款下,当价格跌破触碰价,则赔付种植户目标价格与触碰价之间的差额;若价格未跌破触碰价,在项目到期时,农户也会获得低于目标价格部分的差额赔偿。产品加入触碰条款可在减少保费支出的基础上,更好把握住市场机会,准确地获利离场。从中可以看出,产品结构的选择十分重要,应根据具体的市场预期,灵活设置相应的保险条款。

      疯狂的苹果

      120吨交割品搅动2000亿现货市场

5月17日是苹果期货上市之后的第一次交割日,当日交割6张仓单,总计120吨苹果,货物价值约108万元。显然,对于年产量4300万吨以上的苹果现货市场来说,120吨的苹果交割规模非常轻微。但是,就是这小小的120吨苹果、价值108万元的交割金额,却引起了苹果现货市场2000亿资金的高度关注。

证券时报记者兵分两路,前往陕西苹果期货交割现场和山东苹果期货交割现场展开调查,为读者带来苹果期货交割现场的一线报道。

白水仓库走了一遍流程

18日,记者一行驱车来到陕西苹果交割的第一现场——陕西省白水县盛隆果业有限责任公司。盛隆果业是第一批注册郑商所苹果期货交割的仓库,编码1802号。进入公司,标准厂房下,18名中老年女工两排站立,正在手工分拣,按照苹果颜色、大小、硬度、瑕疵程度等分开摆放,套袋之后,装进纸箱。

人工分拣过程中,最重要的指标是苹果大小。根据苹果果径的大小,将优质苹果分为75mm以上、80mm以上和85mm以上三大类。仅5mm的差别,价格就有很大的差距。颜色的重要性排在第二位。前三个都是可以用来交割的。大苹果都是销往国内商超,小苹果则主要出口国外。

人工分拣场地的旁边,有一组没有开工的苹果自动分拣机器,布满灰尘,看来已经好久没有开机了。一问才知道,其实在国内苹果分拣中,机器分拣仍是极少数,并不普遍。因为自动分拣机成本高昂,且苹果贸易订单销售连续性不强,并不适应机器分拣的节奏。分拣线旁边,就是苹果冷库。上年10月份收获的苹果,当季销售不了,就会放置进去,等待延期销售。

“不好意思,我刚刚和买方冠果公司在确认交割款。”盛隆果业董事长侯保智的办公室里电话不断。侯保智切了块苹果递给我们,一口下去,感觉颇甜。侯保智放下电话说,5月17日刚刚交割了一张仓单,刚刚就是在确认第一笔14万元交易货款的往来账目。

作为第一批仓单的注册者,交割中赚钱了吗?侯保智坦言,并不赚钱。他算了一笔账,这笔20吨的仓单,实际成交价格是8890元/吨。但是注册仓单的成本保守估计在9000元/吨,略微亏损,不过走了一遍流程,为以后积累了经验。

侯保智说,因为是第一次交割,所以各方都心里没底,交割标准都是按照“就高不就低”原则来的。现在符合交割标准的果径80mm以上苹果,市价每斤3.6~3.7元,合规交割的成品率为55%。剩余45%,虽然也是常规“80货”,但是经过反复拣选、摩擦,售价只能卖2.8元/斤。如外调,再加上运费0.05元/斤、挑拣费0.07元/斤,和自然损耗等,综合看成本不低于9000元/吨。

首张仓单注册一波三折

  

当日,在山东烟台地区,记者来到了苹果期货第一张标准仓单诞生地——山东莱州天赐宝物产有限公司,听到了第一张苹果期货仓单背后一波三折的故事。

“在苹果交割标准立项调研过程中,苹果贸易商对于交割品的具体要求,包括果型、色泽、硬度、糖分以及5%的容许度等标准,都觉得没问题。”莱州天赐宝相关负责人表示,“最后,交割标准确定在优等果、国标一等果和国标二等果中选择一等果为交割标准,并出台了具体质量要求。”

然而,在实际准备仓单和验收仓单时,天赐宝却发现标准比想象中的更为严格。“由于去年12月才上市苹果期货,所以去年10月份贸易商都没有按照交割标准收货,我们年前在准备交割品也就是真正挑货时发现问题了,苹果一碰一压品相就没法看。4月12日在准备仓单的时候,济南果品研究院来检测,随机挑选10筐,一个一个地看,容许度5%根本就达不到,就要重新准备。”该负责人表示。

那么,是不是苹果的交割标准太高了?天赐宝相关负责人表示,总体来看,交割标准中等偏上,硬度、糖分、果型等标准的要求都没问题,就是容许度标准偏高,如果能放大到8%或者10%可能更为合理。据了解,天赐宝5月合约一共交割了2张仓单,一张20吨,共40吨苹果。

“其他的标准都不能调,能调整的只能是容许度。但容许度估计今年也不会调,因为持仓都进去了,一旦调整市场就会出现大幅波动,建议在1910合约上市的时候调整容许度。”山东某交割库的相关负责人表示。

姗姗来迟的苹果仓单

在苹果期货价格发展过程中,4月23日是重要的一天。因为当天,苹果期货诞生了第一批注册仓单。在期货市场上,决定价格的并不是现货价格,而是仓单成本。因为仓单是标准品,是期货价格向现货价格回归的决定性力量。正因如此,从4月23日起,期货价格掀起了大幅上涨的序幕。

4月1日,交易所开放苹果期货仓单注册。但是,一直等到4月23日,苹果期货才生成有效仓单10张,这10张都来自西安华圣果业公司。敏感的市场参与者已经意识到,苹果期货仓单严重不足的问题,当天苹果期货合约全线飙升,涨幅达到4%以上。

4月26日,进入交割月之前的倒数第二个交易日,实际注册仓单仅仅11张,220吨。到4月27日,在进入交割月之前的最后一个交易日,实际注册仓单才13张,共计260吨。至此,市场已经完全看清楚了,苹果期货仓单严重不足,而且短期内仓单增加的可能性非常小。13张仓单,260万吨苹果,即便按照1万元/吨计算,也才260万元。任何大一点的投机商,都可以全部买完。

没有了仓单的制约,资金开始“自由地翱翔”。从2017年12月22日,苹果期货上市之日起,苹果价格一路下跌,在需求最旺盛的春节前,跌到了最低点。2个月后,经历了4月初的冻害后,到了4月中下旬,各个合约的苹果价格才基本和上市之初的价格持平。

但是从4月23日苹果期货诞生第一批有效仓单10张之后,一切都变了。当日苹果“开挂”了,所有月份合约上涨4%以上,接近涨停。以4月23日的收盘价计算,5月交货的苹果价格连续上涨约1250元/吨,7月份交货的苹果价格至今上涨了1633元/吨,10月份交货的苹果至今上涨了1647元/吨,11月份交货的苹果至今上涨了1820元/吨,12月份交货的苹果至今上涨了2018元/吨。

特别要强调的是,从仓单角度看,现在市场高呼的减产论调,在推动价格方面威力远远不足。4月初,不少期货公司已经开始组织调研,减产论调已经流行市场。但是,花期受损的苹果,只会对10月份采摘的苹果有重大影响。而今年交割的5月苹果、7月苹果,都是去年10月份采摘的苹果,完全不受今年灾情影响。

由此可见,第一张仓单的生成,完全扭转了市场局面,真实的仓单成本价格让市场真正看到了价格定位区间。如果说,4月23日之前,期货市场的苹果还是超市里面的普通苹果价格,那么4月23日之后,期货市场的目光已完全聚焦到仓单的注册成本上了。

仓单问题仍是决定因素

目前,苹果交割仓库共有19家交割服务机构,包括仓库和车船板交割两种交割方式。从第一批注册仓单的地区看,主要是在陕西和山东地区。

“我们都快接待了100家期货公司了,都快累吐了。”陕西一家交割仓库负责人无奈地说,5月份以来,几乎每天都有3~5拨期货公司的人上门,要不就是电话咨询,实在是招架不住了。

盛隆果业董事长侯保智也表示,已经接待了60家左右的期货公司,北京、内蒙、广东等全国各地的投资者都有。最近,又有3家期货公司准备在白水县举行苹果研讨会。一时间,小小的白水县城成了期货市场一个热门的出差地点。

但是,面对不断上门的期货投资者,很多交割仓库负责人开始不胜其烦,“问题不少,成交的买卖不多”,个别交割服务机构处理方式更是简单粗暴。对此,记者根据郑商所公布的交割服务名单,找到延安中果生态农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有关联系人了解有关情况。该负责人完全不懂交割业务流程,最后直接挂断电话。多家期货公司调研人员也反映,交割库对于交割流程和复检流程不熟悉的不在少数,缺乏基础知识的培训,对于投资者的查询缺乏基本的耐心。

火热的问询背后,隐藏着一个重大命题。那就是,5月注册仓单这么一点点,7月份苹果期货交割仓单,会大幅增加还是继续维持这个水平?目前,7月份交割的苹果期货持仓量已由4月底的1.2万张,上升到了5月18日的2.2万张。作为临近交割月的合约,一反常态地增加持仓量,市场参与者在交割上的博弈意图已跃然纸上。

相对于增加仓单而言,更可怕的仍然是无货可交,特别是陕西苹果。相对于晚熟的烟台苹果,陕西苹果到7月份能否交割仍是一个巨大的问号。陕西省检验检疫机构有关人士表示,陕西苹果含糖量高,在采摘后硬度会逐渐变小,平均每个月下降0.1,到7月份能达到苹果期货入库交割标准6.5,难度很大。

烟台泉源食品王治鹏表示:“市场并不是无货可交,只是盘面价格不合适。我们曾计划注册仓单,但当时5月份的苹果期货价格才7000多元,一算账,不划算,所以最后放弃了。到后来,在进入5月交割月后,价格慢慢地期现回归了。如果7月价格到10500元/吨,我们肯定愿意准备仓单。”记者了解到,7月份苹果合约在5月18日的收盘价格为9645元/吨。

尽管用于交割的苹果有较大不确定性,普通苹果在新采摘来临之前的这段时间内,仍有较大的降价可能。白水县一家大型苹果经销商告诉记者,尽管霜冻让苹果有所减产,形成了新苹果涨价的一致预期,但是,现货苹果仍有降价可能。因为白水县作为山东、河南、陕西和山西的苹果集散地,目前多个冷库都是满的,库存总量预计能达到40%。库存了大量去年生产的苹果,且出库速度慢,时间越往后,商家就越有降价出售的压力。统计显示,2016年,山东储存能力约为458万吨,陕西储存能力约为230万吨。

10月仓单考验随之而来

证券时报记者实地调研发现,今年陕西苹果大幅度减产恐成事实。这也意味着,符合交割等级的苹果会相应缩小,新采摘苹果涨价的一致性预期正在升温。

但是,在期货市场上,决定价格的并不是现货价格,而是仓单成本。因为仓单是标准品,是期货价格向现货价格回归的决定性力量。

白水地区宏泰苹果专业合作社一位负责人表示,在目前的霜冻影响下,西北产区的80mm规模苹果将明显减少。一方面,霜冻将大量的一次开花扼杀,产量下滑几成必然,另一方面,即便是存活下来的一次开花果实,也会因为经历霜冻而难以长大。即便是长成80mm规格的一次开花果,也可能会因霜冻而外形不够标准,无法成为交割品。

如果真是如此,不同果质的价格差距将更加悬殊。从来不愁卖的优质苹果将更加昂贵,而果径小、质量差的三四级果尽管也会有价格上涨,但是幅度有限。

      半岁的苹果期货正摸着石头过河

中国有多少苹果可以注册成期货仓单?这个问题像一个巨大的问号,摆在期货市场面前。4月底以来,苹果期货的疯涨,让外界揶揄风起,“金苹果”、“送礼就送苹果”等说法不一而足。

“苹果期货没有可参考标的,创新性高,难度大,都在摸着石头过河,需要在运行中逐步完善规则。”郑商所一位苹果期货研发人员无奈地表示。其实,生鲜果品类期货品种在全球期货市场均属罕见。

一般意义上,期货品种都有相同的四大共性——价格波动大、供需量大、易于分级和标准化、易于储存和运输。作为开创性品种,苹果期货的发展初心是精准扶贫和引导产业发展。但是,在苹果产业现状下,制约因素仍然很多,过于碎片化的生长和贸易行为,让中国苹果标准化之路任重道远。

以陕西苹果为例,苹果树栽种在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上,是中国独有的山地苹果。截至2017年底,陕西省苹果面积1087.85万亩,产量1153.94万吨。但是,陕西省80%以上的产量都源自果园种植面积在5亩以下的个体果农,果农平均年龄55岁以上,行业内排名前十的贸易企业市场占有率不足2%。这在全国同样如此。

正因如此,苹果市场的稳定与否,直接决定了果农收入的好坏,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苹果产区脱贫攻坚的进度。为此,苹果期货一上市,就被业内称为“扶贫果”。基于这一初心,苹果期货的发展,更应该着力避免期货价格暴涨暴跌,避免暴涨暴跌向市场发出失真的价格信号。唯其如此,才能真正成为果农种植的参考依据,才能有效引导产业发展。

调查过程中,不少贸易商反映,5元/斤是苹果极为重要的价格线。按照以往规律,如果贸易商苹果采购价格高于5元/斤,对应价格就是1万元/吨,那么后期销售将会大概率亏钱。而去年收购价4元以上的苹果,今年都是亏损状况。

贸易商担心高价收购的苹果,如果元旦春节等现货旺季销售不出去,后期价格会大幅下跌。毕竟,对于苹果这样的非必需品,“供不应求则价格一定大涨”的逻辑并不一定准确,消费者可以转而购买葡萄、香蕉等其他水果,并且还有进口水果可以替代。

如此种种,都反映出市场的焦虑和磨合。毕竟诞生6个月的苹果期货,还处于摸索调试阶段。在实际运作中,各界对苹果期货标准的准确认识和把握仍有待进一步提升。这也需要交易所更加重视交割问题,加强市场宣介力度,完善交割流程,打造精品样本交割仓库,加快市场认知过程。

      苹果期货疯狂背后是忧伤的果农

清明期间,一场罕见的霜冻突袭中国西部苹果产区。在“50年一遇霜冻”、“苹果产地绝收”等传闻刺激下,越来越多的资金加入期货市场多方阵营。10月交货的苹果期货合约,今年4月份以来上涨超过40%。甚至在一个交易日内,苹果期货交易量曾达3600亿元,成为期货市场明星品种。 

期货研究机构援引数据称,今年全国苹果减产逾32%。不过,也有市场声音称,苹果减产量没有那么大,苹果树二次开花还能增加产量。

那么,今年苹果减产的真实情况如何?对期货市场交割、交易到底带来怎样的影响?带着诸多问题,证券时报记者近日兵分多路,赶赴陕西、山东和宁夏等苹果主要产地、期货市场交割仓库等进行实地调查,努力探寻事情真相。

  陕西:霜冻重灾区减产逾80% 二次开花难撑产量

从陕西省延安市黄陵县的黄岭南动车站出发,往市区方向驱车约6公里,会经过一段崎岖难行的泥地山路,但在山路尽头,会突然涌现一大片密布路旁的苹果树林,绿油油的叶子随风晃动,然而,在时下该挂果季节这些树枝下却空荡荡难见果实。在当地一些果农眼里,霜冻是否会引发减产,已是不证自明的事实。

延安是中国苹果生产的重镇,其中的洛川苹果、白水苹果久负盛名,也产生了一些高度依赖苹果产业的“苹果镇”与“苹果县”,在当地乡镇随处可见苹果市场和化肥店铺。延安的苹果产量变化对全国苹果市场有重要影响。

当地媒体数据显示,延安的苹果种植面积已突破350万亩,产量300万吨左右,产值百亿元。同时,这一城市的苹果种植面积和产量,约占全国的九分之一、陕西的三分之一。

霜冻重灾区 减产80%以上

“你可以看到嘛,树上没有东西的。”在延安市洛川县杨舒乡的路旁,正在疏果的果农樊大爷放下剪刀,回答记者的提问。

作为当地主要经济作物,当地果农以种植富士苹果为主,樊大爷就种植了8亩富士苹果、3亩嘎啦苹果。不过,在这块富士苹果地里,证券时报记者只看到稀稀疏疏的果子,其中一大部分还是二次开花的小果,甚至一些树上整条树枝都找不到一个苹果。

樊大爷说,由于开花较早,嘎啦苹果在本次霜冻中受伤较轻,但富士苹果没能躲过劫难。他的8亩富士苹果树,往年估计可以套袋14万袋至15万袋,但在霜冻袭击过后,大量的花朵凋落,估计只能套2万~3万袋,据此估算,减产比例超过80%。据了解,套袋最大的好处是能改善水果外观品质和减少农药残留。

樊大爷称,作为优势产区,往年他家的富士苹果中有60%以上可以长成80mm以上规格,但受霜冻打击过后,可以长成80mm以上规格的比例将会大幅减少,如果再考虑期货交割品对品相的要求,实际符合交割要求的比例将大幅下降。

在洛川县杨舒乡,一位靳姓果农告诉记者,他的果树今年是小年,本来花开得就少,再经历一次霜冻,能够留下的花就更为稀少,“今年基本就没有结苹果”。

该果农称,如果勉强将二次开花的小果子计算在内,今年估计只能套1万袋——而去年是8万袋,以此估计,减产幅度在87%左右。而村中遇到类似情况的果农还有很多,“村里赔钱的人多了”。

在洛川县老庙镇,果农任大叔告诉证券时报记者,他家共种植了5亩富士苹果,往年一亩地大约要套1.5万袋至2万袋,但今年估计5亩地合计才需要套袋1万袋,减产幅度86%到90%。

在毗邻老庙镇的槐柏镇,一位范姓果农告诉记者,预计今年他种植的苹果会减产80%,当地政府暂时还没有对果农的损失采取补贴或其他举措。

轻灾区减产40%  现货库存高企

尽管同处西北的受灾地区,也有部分乡镇由于地理位置原因,在本次霜冻中受灾程度较轻。

在延安市富县的羊泉镇侯家庄村,记者就看到一位周姓果农的地里,树上结了较多果实,且个头明显比洛川县的要大一些。该果农告诉记者,他家种植两块苹果地,合计16亩。其中“靠沟的那块地全冻没了”,而靠路边的这一块则受灾较轻,估计今年苹果减产50%左右。

之所以受灾程度会较轻,该果农称,主要是地势原因,“地势越高开花越晚,这块地的花就刚好躲过了清明的霜冻”。但该果农也强调,这是他26年苹果种植历史中,所见过的最严重一次霜冻。

与之情况相似,在富县寺泉镇的太平村,一位赵姓果农的苹果树也保留了较多果实。

该果农称,由于他的地块位于当地差不多最高地势、花比其他地方迟开了4天,他家的受灾情况要轻许多,以往一亩地套1.2万至1.3万袋左右,今年估计一亩地套7000到8000袋,估算减产比例在33%至46%。

如果再往延安南边走,受灾的情况会更轻一些,尤其是位于延安市南面的渭南市。

白水县一家大型苹果经销商告诉记者,尽管白水县也有一些地区存在绝收情况,但综合来看,预估当地在本次霜冻中整体的减产在30%至40%。

值得一提的是,该经销商表示,尽管霜冻让苹果有所减产,形成新一轮苹果涨价预期,但现货苹果仍有降价可能。主要原因是,白水县是山东、河南、陕西和山西的苹果集散地,但目前白水县多个冷库“都是满的”,库存了大量去年生产的苹果,且出库速度慢,时间越往后,商家就越有降价出售压力。

据该经销商估算,白水县当前的苹果库存量在40%左右。

二次开花难撑产量  可交割品加剧下滑

在走访诸多果农的过程中,多位果农均表示,今年收入主要指望二次开花的果实。但是,二次开花的果实往往难以长大,即便成熟了也可能得不偿失,以至于有果农甚至考虑放弃二次开花的果实,因而,二次开花的果实对产量恢复不可期望过高。

洛川县槐柏镇的一位范姓果农告诉记者,富士苹果一般在3月有一次开花,之后在清明节后二次开花。果农一般会保留一次开花果,而将二次开花果实剪掉,以免后者争夺一次开花果的养分。

但是,在经历清明霜冻后,许多果农都预计会大幅减产,因而许多果农不得不保留二次开花果实。

该果农向记者解释,“二次开花果一般长不大,最多就是长到75mm,皮厚还不好看,卖不上好价钱。”因而,他也面临着两难选择,放弃二次开花果就意味着今年几无收获,不放弃则必须再度投入资金,但“搞不好卖苹果的钱还抵不回套袋钱。”

果农遭遇霜冻:未来一年多难有收入

苹果是地方政府帮助农民提升收入的重要经济作物,但这种农作物从树苗到结果要6年时间,进入盛果期通常需要8年时间,且一年一次结果,果农的真实收入存在较大波动性,一旦遇到不利气候,就意味着没有收入。

洛川县杨舒乡的樊大爷回忆称,2002年的时候,他种植的黄元帅苹果一斤只有8毛多钱,即便是果汁厂都不肯收,无奈之下,他只能将苹果倒沟里,“那都是没坏没烂的好苹果,这样都倒掉了。”

此外,为了省钱,樊大爷那一次甚至没有请人摘苹果,“不摘了,直接摇树”,让苹果自己掉落到地面,再用板车集中起来运去沟里倒掉。在此次倒苹果过后,樊大爷将种植的苹果改为了富士。

截至去年,樊大爷一共种植了11亩苹果,其中8亩富士,一年苹果一共卖12万元,净利润估计在5万元至6万元,这一种植面积在当地已算较大。

樊大爷称,今年的行情估计是要赔的,至少已经将前期的两万块化肥钱搭进去了。

但真正让樊大爷感到压力的是,他儿子刚结婚,去年在洛川县城买了房子,“3400元一平方米的房子,面积130平方米”。而樊大爷需要为儿子偿还每个月的2700元房贷。

同样倍感经济压力的富县羊泉镇下善化村周大姐,则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在普通年份,她的5亩苹果地可以带来5万元至6万元的收入,扣除农药钱、套袋费和人工费用等,一年种植利润也只有2.5万元左右。

如果在最好的年份,周大姐年收入曾达到8万元,净利润在4万元左右。

周大姐说,她家中共有6口人,除了大儿子外出打工外,包括两位老人、一个孩子和夫妻两人在内,5口人都指望着每年卖苹果的收入过日子,而今年的苹果大幅减产,就意味着在明年10月份之前,周大姐都再无其他收入。

此外,在延安市富县寺仙镇寺仙村,一位李姓的中年果农告诉记者,加上今年的大幅度减产,他共计要面临4年没有种植收入的日子。

原来,在2016年期间,该果农的18亩苹果树就遭遇了冰雹,“我刚套完果袋,冰雹就来了。”导致那一年几无收入,而在之后的2017年则延续冰雹影响,果树开花后很快就凋落、无法挂果,也是没有收入。今年又遭遇严重的霜冻,这样一算,他要到明年10月才能重新获得收入,这几年主要靠借钱和赊账过日子,“今年才赊了1.5万元的肥料钱”。

      山东苹果整体受灾情影响小少数地区长势良好

作为国内苹果最大的主产区之一,山东情况如何呢?证券时报记者从龙口到栖霞再到莱州,走访了数家苹果贸易商和多位果农。

从贸易商和果农的反映情况看,无论是陕西还是山东,由于受到倒春寒的影响,整个水果产业链均受到一定影响,但具体减产多少,市场上尚无明确数据。

当前,烟台的苹果进入套袋阶段,估计6月20日左右将完成套袋,最终的套袋数量出炉或可以得到一个减产数据。值得注意的是,今年烟台樱桃的减产较为明显,目前正是樱桃的上市季节,往年25元~30元一斤的樱桃,现在价格已经上升至40元~45元。

龙口:苹果长势良好樱桃很受伤

日前,记者来到位于烟台龙口市一家大型水果种植园。管理果园的负责人王经理介绍,该果园总共有600多亩,有近400亩的苹果树,年产苹果50多万斤,品种主要为红富士(富士苹果的一种)。

“从我们果园观测情况看,今年苹果基本没有受灾,这两天又恰巧遇上下雨,苹果生长很快,几乎一天一个样。今年4月份的倒春寒可能对一些山地洼地的果园带来一定影响,但估计整体影响不大。”王经理告诉证券时报记者,“如果说倒春寒对水果有影响的话,主要是樱桃。4月份刚好是樱桃结果的时间,遭遇冷空气袭击,今年的坐果率明显不如去年。比方说,去年结100个果实的话,今年只有60个。”

在苹果园里,王经理告诉记者,从目前苹果生长情况看,首先坐果率良好,其次果实的大小也不错,未来优果率可能性较高。

不过,在王经理看来,龙口的普通果农效益普遍不好,栖霞的果农这两年效益也一般。“这几年种苹果普遍都不赚钱,我们这么大的园子,现在一年赔100多万。我们董事长说,今年价格合适就卖,价格不合适就自己吃,给员工发福利。”

栖霞市果园受影响不大

山东苹果看烟台,烟台苹果看栖霞。数据显示,栖霞2016年苹果种植面积128万亩,产量220万吨,占山东总产量20%。

记者在山东的第二站来到烟台栖霞市。据当地果农和贸易商反映,栖霞西部的苹果受到一定冻害影响,但整体影响不大。

“今年是我们投产的第三年,初期投资成本较高,但是可以实现水肥一体化,后续产量高并且管理方便。” 泉源食品总经理姜晔表示。

泉源食品市场部负责人王治鹏表示,目前栖霞的苹果正在套袋,6月20日左右可以完成套袋,届时大概就能知道减产数据。据他测算,从目前情况来看,今年山东地区受冻害影响,预估减产15%~20%。
      ■ 本文内容来源于CTA基金网,其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或原作者要求本公司停止使用该内容,请联系删除。

      中信建投期货广州黄埔大道营业部位于广州市天河区黄埔大道西100号富力盈泰广场B座13A06为广大期货投资者提供期货开户、广州期货开户、股指期货开户,原油期货开户,期权开户,期货交易等期货投资服务,期货开户咨询电话:020-22922130